寿衣寿被

清流变洋manbetx正网务:张之洞为何在晚清官场屹

发布时间:2019-01-08 09:36

  “清流”是晚清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可谓当时的“公知。”晚清“清流”又分为“前清流”、“后清流”,张之洞、张佩纶、陈宝琛、宝廷等人是“前清流”,都曾声名大噪但最后只有张之洞笑到最后,并作为一个后起之秀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一起跻身于“晚清四大名臣”。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张之洞集“清流”与“洋务”为一身,既务虚注重道德文章,又务实不废建功立业,既有原则又很灵活。

  “清流”是张之洞初登政坛的角色、“招牌”,也是他发迹的“第一桶金”。而张之洞之所以有这个角色,一方面是因为清廉耿直的先辈和自小接受的儒家教育等先天条件影响,另外一方面便是他所处后天环境的熏陶。

  二十七岁考中进士,授职翰林院编修后,张之洞的朋友圈便主要是清流中人,一起议论时政、诗酒交游,文章唱和。逐渐,张之洞和宝廷、张佩纶、黄体芳一起被并称为“翰林四谏”,再加上刘恩溥、陈宝琛又称“清流六君子”,拥军机大臣、大学生李鸿藻为领袖,“连同一气,封事交上,奏弹国家大政,立国本末”。

  所谓“清流”是对中国自古以来“清议”人群的称呼,有些类似于现在所谓的“公知”。他们直谏敢言,用康有为的话来说即“指陈时政,直言得失,上以广人主聪听,下以系天下安危”,如宋代太学生、明末东林党等。晚清的张之洞同代这些“清流”大多出身于翰林院,品级较高自视甚高,因慈禧太后“以清议维持大局”、操纵政治势力的需要,而获得暗中放任,“台谏生风,争相弹击,清流横甚”,史称晚清“前清流”。又因他们多是北方人,又被称为“北派”,以区别与文廷式、张謇等后期南方人为主的清流“南派”、“后清流”。

  “前清流”中,“李鸿藻为青牛头”,张之洞则为“青牛角,用以触人”,上疏力谏、弹劾权贵、声名远震。他初试牛刀是为都察院御史刘芝泉“捉刀”,写了一篇弹劾为权臣胜保辩冤的御史吴台寿的奏状,直斥吴台寿“朋党挠法、饰词挟制”,最终“害得”吴台寿被革职、胜保被赐自尽。

  初战告捷后,张之洞亲自出马为四川东乡被以“反叛”罪名冤杀的四百多农民伸冤,最终使得主犯东乡县知县孙定扬、四川提督李有恒被判处死刑,其他几十名涉案官员也都受到应有惩处。接着,他和陈宝琛联名上奏,直言太监李三顺违例直出午门被护军所揍是咎由自取,要求宽免护军严惩李三顺,最终使得护军被从轻发落。

  张之洞也因此声名鹊起,赢得“直谏”美誉,并由此赢得高层注意、manbetx正网,赏识,从而得以步步升迁,一个直接原因是中俄交涉事件。1879年,俄国侵占新疆伊犁,清廷派崇厚赴赴俄国交涉索还伊犁。不料,崇厚在俄国蒙骗下,竟然与俄国签定了《里瓦几亚条约》。这一条约名义上虽然收回了伊犁,但大片领土被割让,还要赔款500万卢布。围绕这个条约,清廷内部发生激烈争论,李鸿章等为崇厚辩护,张之洞则连上《熟权俄约利害折》、《筹议交涉伊犁事宜折》等奏折,力陈“俄约有十不可许”,并要求将“误国妩敌”的崇厚“拿交刑部,明正典刑”,带动了朝野很多人反对该条约。manbetx正网此后,他共上疏19次,反对对俄妥协,提醒朝廷加强战备等,博得朝野好评,也引起慈禧太后的重视,被接连提拔,于1881年外放山西巡抚。

  担任外地官员后,张之洞的角色逐渐从“清流”转为“洋务”,但本质上还不改其“清流”本色。

  首先,张之洞为官非常注重清廉、名声,从不贪污、受贿、假公济私,“自居外任,所到各省,从不用门丁,不收门包,不收馈赠礼物”,连儿子出国游访都要“自备资斧,不领薪水”,乃至他死后一家八十多口生计都很困难。生活上,张之洞也非常简朴,不事铺张不讲排场,幕僚辜鸿铭称为“全中国的总督衙门再也没比他的衙门更破旧不堪,或更不讲排场的了。”

  其次,张之洞依旧“好大言”,有大志向、大抱负、大动作,“往往排众疑,决大议,能以一身开天下风气,而不为风气所转移”,创建、完成了很多宏图大业。“身为疆吏,固犹是瞻念九重之心;职限方隅,不敢忘经营八表之略”,张之洞初任山西巡抚时立下的这个志向曾遭到很多人嘲讽、非议,但最终张之洞基本上实现了他的这个志向。

  再者,张之洞依旧非常重视道德文章、名教义理。他创建了尊经书院、广雅书院、两湖书院、自强学堂、江南水路师学堂、三江师范学堂等新旧学堂,如学者杨国强所言“张之洞一直身处衰世乱世而不懈地在为斯文一脉延命”;他撰写了《輶轩话》、《书目答问》和《劝学篇》等书,捍卫儒家“正统”,注重对学子的宣教;他的幕府中也有很多清流人物,如梁鼎芬、吴兆泰、汪康年、郑孝胥等,多为被革职的清流分子或当年清流的后辈、门生。

  最后是张之洞依旧敢争,“遇事敢为大言”。如他在甲午战争时主战,多次批评、反对主和的李鸿章,被李鸿章讥讽道“不料张督在外多年,稍有阅历,仍是二十年前在京书生之习”;如载沣当上摄政王后曾密谋诛杀袁世凯,张之洞虽然也不喜袁世凯但毅然强烈反对杀袁世凯,认为“主少国疑,不可轻于诛戮大臣”,从而救下了袁世凯,并曾力谏载沣要重“舆情”。

  在不改“清流”本色的同时,张之洞也非常注重务实,这是他与其他只会务虚的“清流”最大区别,也是其他“前清流”最后几乎全部“凋谢”只有张之洞一枝独秀的原因。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后,张佩纶、陈宝琛等“清流”人物因主战纷纷被外派会办防务,但却因“纸上谈兵”战争失利而被嘲笑、放逐,大多被迫退出政坛。如张佩纶以三品衔被派往福建前线,会办海疆事务兼署船政大臣,却在法军攻击马尾港时自己落荒而逃,导致福建水师几乎全军覆没,自己也被发配边疆,最后只能作为李鸿章女婿聊度残生。陈宝琛则因保举唐炯、徐延旭等人统办军务失利,遭部议连降五级,从此在家闲居长达二十五年。

  而张之洞作为临时被派往火线的两广总督,调度得当指挥有力,大胆起用刘永福、冯子材等人,可谓为中法战争扭转局面立下了首功。期间,他的务实体现得淋漓之至,如当时有人奏参前两广总督张树声,清廷让张之洞对此查明。因为当时两广防军多是张树声旧部,张树声自己也在广州督战,为了团结张树声及其部众,张之洞虽然清楚所参大多属实,但依旧对张树声巧妙维护。

  张之洞之所以务实,与他早年有着丰富的生活经验密不可分,他曾随父农民军、当过张之万等人的幕僚,对实际生活、人情练达有着很深的了解,主张学术“要其终也,归于有用”。

  外放督抚后,张之洞以实政为本,真抓实干注重实效,创办了汉阳铁厂、湖北枪炮厂、湖北织布局、湖北纺纱局等工商企业,并积极修铁路、练新军、组织留学、废除科举等,成为后期当之无愧的洋务领袖和晚清重臣。manbetx正网

  在做事方面,张之洞不拘一格非常灵活。如他在担任山西巡抚时,为了救济老百姓而向商号老板募捐时,有个孔老板愿意拿出5万两银子,但要张之洞给他的票号门匾题写“天下第一诚信票号”,张之洞灵机一动给他题写为“天下第一诚信”,既拿到了银子又没为他吹嘘。最典型的则是张之洞在担任两江总督时,虽然他对赌博非常痛恨,但为了募捐筹办铁厂、织布局,他竟开放赌博而从中收税。

  在做人方面,张之洞对事不对人,即使对自己不喜欢的人也虚与委蛇,反之亦然。如张之洞虽然与李鸿章政见有很多不同,但表面上依然非常尊崇李鸿章,在李鸿章过七十大寿时忙活了三天三夜写了一篇寿文,被李鸿章放为压轴之作。最典型的是他处理与慈禧太后的关系,他之所以能受到慈禧太后一直的厚爱,便是因为他唯慈禧太后马首是瞻,乃至于他死后被称为慈禧太后“手擢之人”。如他曾要求杀崇厚以谢天下,但当看到慈禧要宽免崇厚时,便又建议让“崇厚戴罪自效”;他在弹劾太监李三顺时,“俾太后自悟,万勿直疏本题发挥,恐后激怒”。

  当然,做人和做事常常是合二为一的,比较能典型体现张之洞做人做事务实的是他对“自立军”的态度。“自立军”由康有为“保皇派”与孙中山革命派联合发起,旨在反清勤王请光绪重掌大权。其领袖唐才常、吴禄桢等曾就读于张之洞创办的两湖书院,名义上都是张之洞学生,因此将起义中心选为武汉,希望能拥戴张之洞“东南自立”或获得他默许。

  张之洞对自立军活动其实“固已熟闻之”,但刚开始却不加干涉,只是派人密切监视唐才常等人。八国联军侵华后,正当唐才常认为时机成熟准备起义时,却被张之洞派人一网打尽并迅速处决,虽然张之洞也很欣赏学生唐才常。张之洞之所以突然变脸,是因为在长江流域有势力范围的英国一向支持帝党从而“默认”有同样主张的自立军,而当“东南互保”后英国已不再试图以光绪取代慈禧,这时自立军便不会有英国干涉的危险。从不加干涉到迅速出手,不顾师生情谊,充分体现了张之洞的老辣、务实。

  张之洞曾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著名主张,他践行的其实正是“清流为体、务实为用”,可谓有学有术、内方外圆,从而一生基本上是一帆风顺,作为“清流”罕见地笑到了最后。